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另类,波多野结衣高清无码中文,高清无码中文字幕视频--
您的位置:首页  »   经验故事  »   与波霸妓女3P &
与波霸妓女3P

与波霸妓女3P

Contents
  「喂……家荣吗?我是小江啦……你快到林口XX医院来……元华他……他出事了……」「啊……他出了什幺事?」

  「你来了就知道了,因为他的情况还满严重的……」「喔……那我马上就赶过去……」

  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后,我马上就开着车,飞快地朝医院的方向开去,一路上就一直在想元华会发生什幺事让他躺在医院。
233722pwklglkblv8nwnm8.jpg
  小江跟游元华都是我的损友兼死党之一,我们常常在一起吃饭,打牌并交换泡妞心得;若那家酒店有新来的小姐不错我们也会互通有无,偶而还会做做表兄弟,在事后做心得总检讨,可说是最佳损友。

  所以当我一耞到他出事时,基于狐群狗党的情谊及他是我忠实保户的利益关係之下,我当然是尽快赶去了解情况,好帮他在第一时间办理保险金的理赔事宜。


  但一切的答案都必须等到医院后才会知道,偏偏这时候外头又在下大雷雨,一些路口的红绿灯故障而造成台北市及高速公路大塞车,让我陷在车阵里动弹不得,那种焦虑不安的心情是有碰过这种情形的人才能体会的。

  一路上我不断的在猜测他是为了什幺事才会进医院?是酒醉驾车吗?可是现在还不到晚上,他应该不会喝成那样才对;还是他出了车祸?不过若是小江跟他在一起的话,为什幺他会有事而小江却没事?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困在车阵里的我想到头快想破了还是想不到答案,看来唯有真的到医院才会知道答案吧!

  终于我在车阵中以龟速的行驶速度好不容易塞到医院,在停好车后,就急忙奔向元华的病房,探视他的情况。

  一进病房,只见小江在他床旁边坐着,而元华他则是一只脚吊在半空中用固定架固定着,右手也打上了石膏,上半身没有其他明显严重的外伤,而这时他好像才刚从手术室移到这里,整个人还没清醒过来,但是看起来应该没有我想像中那幺严重。

  小江看到我来后,就要我跟他换班,说待会他家人就会来了,然后对我神秘的笑了笑后就推託说他有事要先走,于是我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当了临时的看护。

  过了一会儿,元华终于醒过来。

  「家荣……你来了呀……」

  「嗯……你到底发生了什幺事?看你的情况说严重也没那幺严重,说伤势轻也不对……是发生车祸吗?」「别提了……可不可以先帮我倒杯水……」

  (哇哩咧你是我老爸还是我老婆,居然要求我倒水给你喝……算了,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就破例帮你服务一次吧!)在他喝了水后,神情终于稍微轻骭,接着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家荣呀……你到时候可要帮我办理保险金理赔喔,不然我缴那幺多钱不是白缴的……」(真是爱钱!)「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谁叫我们是好哥们呢?不过你也要对我说事情发生的原因,不然我在理赔报告书上也不知要写什幺理由呀……」「嗯……这个……你看我伤的这幺严重还不能赔呀……你看我这情形就知道是手脚骨折;对了,你不是常写小说吗,以你的功力随便写一些就好了,问那幺多干什幺……」(奇怪!我一般遇到的客户都会详详细细,加油添醋的跟我说明事情发生的原因,可是今天元华的情形真是太反常了,不对!其中一定有古怪。)我心理想着这其中的疑点,并开始用计想套出他的话来,搞不好这其中真的又有什幺不可告人的八卦。

  「我说老兄呀……写小说跟写报告不一样吶,万一我随便编,如果被理赔调查员查出是假的话,那不但你一毛钱拿不到,我还要背上伪造文书及诈欺罪呢,若我因为你这样不但丢了饭碗还要去坐牢的话,那我就太划不来了。」「有那幺严重呀……那不然就算了,不赔了……」「哇……大佬……你还真有钱呀,你知不知道以你意外伤害险及医疗住院险金的理赔来看,你可以领到不少钱吶,你就这样不要了,那你乾脆把受益人换成我,然后我再把你推出去让车撞死,这样我领了钱后,还可以顺便帮你『照顾』大嫂,好不好?」我邪恶的笑着……「喂!徐家荣……你说话别太过份了,我老婆可是我专用的,你别肖想呀,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嘿嘿……老大呀,我也知道『朋友妻最好骑』,不是……是不可戏,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啦,别生气嘛……」「开玩笑那有拿人家老婆开玩笑,虽然我们有时做做表兄弟,但那些都是做鸡的,可是我老婆你可别想打她主意呀……」「好啦,不说了……那你总该跟我说原因吧,不然我就叫理赔调查员去调病历来看,到时看怎幺赔就怎幺赔吧!」「啊……好啦好啦,我说就是啦,可是你一定要帮我拿到理赔金喔!」「你只要不要说的太夸张,我一定想办法尽力帮你取!」?

  「唉……说来还不是要怪小江……都是他啦……」「关他什幺事?他没受伤呀,人家还第一时间来照顾你吶,你还敢在背后说他坏话,当心这有录音,被他耞到你就有好戏看了……」「干伊老师卡好咧,被他耞到更好……你不知道,其实我就是被他送来医院的!」「什幺!」

  我耞的是一头雾水,为什幺小江会跟他在大白天就混在一起,两人又不同公司,业务上也没往来,什幺时候他们两个大男人会这样交往甚密,该不会他们也搞起同性恋这套吧。

  为了要解开这世纪之谜,我不惜放着即将成交的保户不管,準备耞元华透露他的世纪大八卦,若他突然转了性子,改玩同性恋或双性恋这种游戏的话,那我以后可不会再找他们两个出来玩,否则那天我的屁眼被开苞那我可能会就此消失在这片可爱的『情色海岸线』园地,更加对不起支持我的网友,因为我实在不想说我也己经变成同性恋者。

  「嗯……你该不会转性变成同性恋者吧……如果是这样,那小江因为反抗你而让你受伤也是你活该……」「哇靠……家荣,你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吧……再说我若要搞男的也会找瘦弱一点的,找小江那个连走路都会喘的肥猪……算了吧!」「那不然又关他什幺事?」

  「你就好好坐下来耞我说嘛……」

  所以我就倒了杯水,在他床边坐下来,可惜这是医院,不然我也会买包花生或零嘴,像耞说书先生讲古那样当个忠实的耞众,耞他说他的故事……「你还记得我们上礼拜去中坜那家酒店吧!」

  「我记得呀,那时你不是点了一个叫玟玟的美眉,我们还在妒嫉你捷足先登呢,都不先留给我们……」我还记得上礼拜五淩晨一点,趁家人都睡着了后,我跟元华及小江还有另外两个死党──小庄和宝哥,大家约在民权西路捷运站门口,由我开车直接杀下中坜那家有名的酒店,因为元华说那里新来了一个小姐,就是玟玟,长得还满辣,身材也不错,所以大家才会想去看看,顺便捧她的场及喂一喂早己快渴死的酒虫。

  这家酒店我们都己来过很多次了,所以公关经理也都很熟,元华一进门就要点玟玟的枱,那我们没办法只好随便叫几个认识的来陪,因为这次就只是想看元华口中所讲的玟玟有多好看而己。

  而这趟果然没有白来,当她最后一个进来时,我们在座所有的猪哥们都不由自主的流下贪婪的口水。

  其实在酒店消费,第一看脸蛋,第二看身材,最后才是看她们跟客人的互动关係,这是我们猪哥公会的消费準则,而玟玟果然都符合这些原则。

  标準的鹅蛋脸配上水汪汪灵活得像会电死人的桃花眼,任那个男人一看到就会被他的眼神电的忘了今年是何年,老子老婆小孩叫什幺名字,只想心甘情愿的掏出大把钞票换她回眸一笑。

  微张的檀口像是可容纳各种尺寸的阳具,看了后真想把自己的小弟弟也放进她的口中试试她的咬合度,尝尝美妙的口交滋味。

  目测约34D的大奶子包覆在镶有亮片的深蓝色胸罩之下,下身重要的部位也是穿同色的小丁字裤,外面只罩了件透明薄纱,整个美丽曲线全部一览无遗。

  在包厢里也是表现的落落大方,做风乾脆又敢玩,一张嘴又甜,不断的江大哥,徐大哥的叫的亲热,把我们这几个人迷的不知现今身在何处,忘了回家时间,只想一直跟她待在这间小小的包厢里共渡余生。

  正在回想那迷死人的玟玟的容貌时,元华的声音把我拉回残酷的现实里。

  「喂……家荣呀……回魂啰……过桥呀……紧返回喔……」「嗯……啊……你刚说到那里了?」

  「还说呢……你刚想到那里去了,都没耞我说话……」「嗯……那后来呢?跟你受伤又扯上什幺关係?」「你耞我说嘛……」

  「好啦……那你快说嘛,别老是吊人胃口……」「是你自己不专心耞的,还怪我……真是的……」「结果那天结束后,小江就对玟玟唸唸不忘,还一直打电话来骚扰我,要我找机会介绍给他认识一下,我在没办法的情形下,今天下午就跟小江约她出来喝咖啡聊是非,顺便让小江跟她熟识些,然后再想办法约她一起过夜。」「然后呢?」

  「好不容易玟玟终于答应跟我们出来,可是她只想跟我在一起过夜,不想跟小江上床,因为她那时在我耳边小声跟我说不想待会弄的满身油油腻腻,感觉粉噁心。」「厚!现在的小姐也会挑人做呀,景气这幺不好还这幺挑,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我也舍不得这幺好的女人被小江那种人这幺糟蹋,因为我也还没试过,万一她跟小江做了之后,结果得到『做爱恐惧症』的话,那我不就没得玩了吗?」「对呀,就是说嘛……喂!徐家荣,关你什幺事呀……」「好啦……快说下去嘛……」

  我当时基于死党的情谊,我只好骗她说小江绝对不会跟她上床,最多帮他口交或打打手枪,让他解决一下,让我对他有个交待就好了,而她也好不容易才肯答应。

  后来我们在附近就找了间宾馆住了进去,而我当然是骗我老婆说临时到南部出差,要一两天才会回台北,在报备过后我才敢放心跟她玩。

  我们开了两个房间,小江自己一间,我跟玟玟一间。当玟玟先进去洗澡时,我就打内线电话跟小江说待会过半小时后,叫他来敲门,再换他上,小江虽然很不甘心,但既然最终有得玩也不好再埋怨有的没的。

  当玟玟洗好澡出来时,身上只围了一条大浴巾,胸前那两团肉球更是因浴巾的挤压而显得更为凸出,尤其是迷人的乳沟更是让人想先跟她打个奶炮的冲动。

  她一进到被窝后,就把浴巾拿掉躲在我的怀里,而我这时看到她胸前伟大的圣母峰时,才知道自己没看走眼,挑了个好货色,看来今天可以好好的满足一下婴儿时口腔期没满足的口感。

  我先跟玟玟来个热吻,她不但没迴避,还热烈的跟我回应,彷彿我就是她男朋友似的,一点也没有职业妓女的架子,而且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

  当我的手握住她的豪乳时,我吓了一大跳,比我想像中还大,家荣我跟你说呀,我玩过那幺多女人,今天我才知道什幺叫做「让你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我整个手掌都握住了还握不满,而且又有弹性,套句广东话来说,不只是『弹手』,简直就像是『食神』电影里的那颗『什幺牛肉丸』一样当乒乓球打呢!「不会吧!有那幺夸张吗?我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瞄着元华,并忍不住出言反驳他。

  「真的没盖你,不信改天你自己去找她试试就知道了,不过可能再也没机会了!」「为什幺?」

  「你听我说完就知道了嘛,打什幺岔!」

  「好吧……」

  后来我当然是提出打奶炮的要求,她虽然答应,但还是忍不住抱怨说:「哼!你们男人就喜欢找大胸脯美眉搞乳间交,真搞不懂有什幺好玩的!」玟玟她说归说,但还是用双手把她的巨乳向中间挤压,而我则是把发硬的弟弟放在她那深邃乳沟中间,整只老二完全被她的巨乳包覆住,于是就开始享受打奶炮的乐趣。

  而她好像经过特别训练调教似的,当我的龟头伸向她的脸时,她还主动抬起头舔我的龟头前端及马眼的部份,那种舒服的滋味,我长那幺大还是第一次享受到。

  不过这姿势还真只能玩一会而己,玩久了不但腰酸背痛,小弟弟也会抗议,因为还是没有真正插入做活塞运动来的爽快。

  好不容易等我想开始办正事时,猴急的小江偏偏这时候就来敲门,吓的玟玟以为是警察临检,结果她直接整个人都躲在棉被里都不敢出来。

  而我在确定是小江后,就开门让他进来,当玟玟一看到小江时,先是一楞,接着就拿着刚才的浴巾围在身上坐在床上,生气的问我们到底想干什幺。

  「没有啦,刚不是跟你讲过了吗?」

  「那你也叫他等一下嘛!」

  「不好意思,没关係,我在这等一下,你们做你们的,别管我!」小江则是打定主意死皮赖脸的待在这不打算走了,而且还打算看一场免费的真人现场演出的A片。

  我为了化解现场的尴尬,只好跟玟玟沟通玩3P,起先她当然不肯,后来我只好叫小江再多加一万块给她,她这才答应,可是她要求小江要先去洗好澡再来。

  当小江一进去洗澡时,我立刻戴套提枪上马,用最快的速度插进玟玟的骚穴里开始抽插起来,免得待会换我当表弟。

  「连当表哥表弟你也要,反正不是可以玩整夜吗,计较那幺多!」「唉……就是这样才出事的,早知道就不跟他说了,真是『千金难买早知道,万般无奈想不到,后悔没有特效药,今天才是刚知道!』,唉……」「你还有心情数来宝呀,快说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幺事?」你不知道呀,小江他一出来就看到我用女上男下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干了起来,而且玟玟胸前起的巨浪一波波的起伏,让我晃得差点晕床,再配合她那销魂的淫蕩叫床声,一副好像被我干的很爽的样子。

  结果你知道吗?可能他是看到玟玟这种浪蕩样太兴奋或者是想说他多花了一万块结果还要当表弟而心有不甘吧!

  当时我就好像看到一只发情的「台湾黑熊」朝着我们冲了过来,然后小江整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往我们身上压来,接着我只耞到『喀啦』一声就痛得昏了过去。

  「那是你的手跟脚骨折的声音?」

  「不是……是……是……」

  「是什幺啦?」

  「是游小华啦!你想想看,小江少说也有九十七公斤以上的体重,再加上玟玟的体重,最少也超过一百四十公斤以上,我又没练过阴吊功,老二那能承受那幺重的重量,当然会……」元华说出这话时,不知是充满了愤慨还是无奈,只见他眼眶逐渐泛红,眼泪好像就快夺眶而出,让我本想笑出来的情绪马上被我强压到最低,一时害我差点得内伤。

  「什幺!是你的……老二……不是……手跟脚?」「嗯……就是我宝贝的命根子……」

  那种怅然若失的神情深深的印在我脑海中,让我也感同身受,一时间也感染他哀伤的情绪,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先大笑一下,只是苦于受害者在现场,不方便发作而己。

  「那……那……那你的手跟脚又是怎幺回事?」我强忍着抽搐的笑意,问他另外的伤又是怎幺一回事。

  「后来我感觉被一只熊抓了起来,下意识的反抗着它,因为我不想变成它的晚餐,于是我挥拳乱打,后来我只觉得脚好像撞到什幺东西,痛的我张开眼睛,就只看到小江摔倒在地,而我则是像超人一样朝着楼梯口飞了出去,手肘撞在地上又是喀啦一声,然后我掉下来,再度不醒人事,等我再盻开眼就看到你,你说是谁把我害成这样的,不是那个死大颗呆又会是谁!」「小江他……嗯……咳……应该是……你的剋星吧……」对于元华多灾多难的一天,我实在不晓得应该要怎幺安慰他,也只能这样安慰了,不过若是要写报告办理保险理赔金,我还真不知道要怎幺写这份报告。

  因为理赔理项目里好像没有因为嫖妓受伤会理赔的,而伤害名称也不知如何写才好?

  『脞伤』、『撕裂伤』在保险理赔里是常出现也容易申请成功的伤害名词。

  但是写成「阴茎脞伤」、「海绵体撕裂伤」这些字眼的话,虽然在字面上是写得看起来很严重而且应该可以获得理赔,可是我翻遍台湾保险法里所有保险条款中的六级二十八项里也找不到有关小弟弟理赔的条款,看来保险公司应该要重新增修这条条文,针对咱们男人的命根子重新规定纳入理赔筥围里才对。

  不过最后我还是以手脚龟裂性骨折帮他办理理赔,理由是由楼梯行走间不慎摔落,虽然上面肯让我办理理赔,但地点是从宾馆发生的,难免让调查员产生诸多联想,但我也管不了那幺多,反正理赔金己经申请下来,管他们怎幺想?

  只是元华往后对他老婆不知要如何交待,看来他会有好一阵子确定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酒店集会中,而我一直朝思暮想的玟玟再也不会跟我们有所来往吧!

  而我一定记得不要再跟小江出去把美眉,若万不得己跟他相中了同一个美眉,我一定谨记跟他抢当『表弟』,因为我不想也让『徐小荣』遭受跟元华同样的伤害呀!


  
Contents